« 上一篇下一篇 »

脸上一本正经 挂机升级超变传奇

        你们两个,咯咯咯地,笑超级变态传奇满级成一团。见了他之后,你肯定憋不住,急着想说说看法对吧。我会一面对着走廊里的镜子打量自己一边对你说:忍着点儿,等我们走了以后再说。别担心,妈。你会这么说,你们自有办法,他一点儿也不会知道。洛克茜,到时候你问我今晚天气会怎么样,妈的男朋友要是不错,我就说天气好,否则的话,就说糟得很。行。洛克茜会满口答应。我会说:不行,不许你们这么做。妈,你别紧张啦。他才不会知道呢。我们一向这么干。听了真让人放心。过了不多久,内尔森会开车来接我,我会给大家作介绍,我们几个会在门廊里聊上一会。

        内尔森长得粗犷帅气,看得出来你很欣赏他。我们正要走,洛克茜会假装随随便便地问你:哎,你觉得今儿晚上天气会什么样?要我说,今晚准火辣。你会这么回答。洛克茜会大表赞同,直点脑袋。内尔森问:是吗?可我觉得今天晚上会挺凉快的。说起这种事儿,我有第六感。你会这么说,脸上一本正经,我的感觉是,今晚大热。妈,幸好你穿得不多,跟晚上的气温挺合拍。我会狠狠瞪你一眼,说一声再见。我和内尔森向他的车子走去,我在前头,他跟在后面。他会笑着问我:你们打什么哑谜?这是我们母女俩之间的事儿,我会恨恨地说,别逼我跟你解释。我们又来到视镜前,这是第二次。我们重复了上回的程序,但这一次,我们在说话的同时把话显示在电脑屏幕上:我们说人,同时在电脑屏幕上显示出人这个字,依此类推。七肢桶终于明白了我们的想法,它们也弄来了一个平平的圆形屏幕,安在一个小底座上。一个七肢桶说完话后,将一肢伸入底座的一个大插孔里,一堆胡涂乱画便会出现在屏幕上。略微有些像连笔草书。不久我们便形成了一套固定做法。我也汇编成两套它们的语言系统:一是七肢桶发出的语音,另一套是它们的书写样本。后者好像是某种语标式文字,这是我的第一印象。我很失望。我一直希望它们的文字以字母为基础,便于理解我们理解它们的口头语言。当然语标式文字也可能包含某些语音信息,但要找出这些信息却相当困难,比基于字母的文字难得多。